<dd id="cnm87"></dd>
      
      

      <rp id="cnm87"></rp>
    1. <button id="cnm87"><acronym id="cnm87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2. 
      <progress id="cnm87"><track id="cnm87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  <rp id="cnm87"><ruby id="cnm87"></ruby></rp>
      1.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生產銷售Q345B無縫鋼管,Q345B無縫管,Q345B鋼管,Q345C無縫鋼管,Q345D無縫鋼管,Q345E無縫鋼管,規格尺寸齊全,可加工定做,聯系電話:18906178572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        全國咨詢熱線

        15306351363

       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

        他們都在找:Q345B無縫鋼管,Q345B無縫管,Q345B鋼管

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咨詢熱線:

        15306351363

       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

        經 理:李經理  賈經理

        手 機:15306351363

        電 話:0635-8888201

        電 話:0635-8888391

        傳 真:0635-8888391

        地 址:山東聊城市開發區黑龍江路東首

        鋼材價格一跌再跌 大批鋼貿商資金鏈吃緊
        作者: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 來源:http://www.superyenihaber.net 日期:2016/12/29 17:13:47 人氣:31

               根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,今年上半年,每噸鋼材的利潤一度降到了0.43元。但情況從7月開始發生了變化,連續兩個月的價格上漲和庫存下降,讓眾多鋼鐵生產企業生產熱情高漲。要知道,七八月原本就是市場淡季,有了這碗酒墊底,他們有理由對即將到來的“金九銀十”更加期待。不僅如此,從剛剛陸續出臺的各大上市公司中期業績報告來看,情況也大大好于市場之前的預期。  因此,有業內人士開始歡呼,鋼鐵市場終于走出了之前的寒冬,開始大踏步的迎接春天。 但這種歡呼似乎來得早了一些,或者說過于樂觀了一些。根據中鋼協的統計,今年上半年中國86家鋼鐵企業的負債總額為3.0189萬億,行業負債率達69.47%。86家重點鋼廠平均每家負債348.8億元。與之對應的是,這些鋼鐵業上半年利潤總共只有22億元,有35家鋼廠在虧損經營,虧損面已達40%。 中國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說,也許用不了一年,鋼鐵業第一張倒下的多米諾骨牌,不是因為產能過剩,而是資金鏈斷裂。

        沒錢進貨 死路一條

        陳樹的噩夢還沒有結束,賣掉兩套房子的那些錢已經還給了一家銀行,總計700萬元。但即便如此她們還欠著另外一家銀行700多萬元的貸款。 “其實那筆錢我拿到手的只有500多萬元,還有200萬元交給了擔保公司,但現在那家公司已經倒閉了。 ”對于如何還錢,陳樹沒有任何計劃或打算,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當初希望能夠和銀行談續貸,然后再湊一筆錢東山再起,但現在銀行可能不會同意我的續貸。 ”不同意續貸,也就意味著在沒有任何資金的情況下,他的鋼貿生意已經走到了頭。 

         不僅如此,他或許還將面對銀行方面的官司,“就在***近兩天,我從朋友圈子那里聽到這樣一個消息。在無錫,兩個和我們一樣從事鋼貿生意的福建老鄉,在到銀行商談貸款事宜的時候,直接就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了。 ” 
            銀行如此干脆直接也實屬無奈之舉,只要了解這一行業的人就一定知道,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,有不少鋼貿商因為還不出銀行的錢而“跑路”,直接人間蒸發。 

            “如果要總結一下我們福建人鋼貿生意這些年歷程的話,那么就是 ‘成也銀行、敗也銀行”。2008年之前,市場***火的那段時間,只要是做鋼材生意的,拿著自己的身份證,不用任何抵押就能從銀行里貸300萬元出來,但是從兩年前開始,所有的銀行突然開始一起逼著還債,鋼貿是一個對資金要求很高的行業,沒錢你怎么進貨,不進貨就是死路一條。 ” 

            拿著身份證,不用任何抵押就能貸出300萬元,這也正好說明了他們為什么會在賣掉了所有的資產之后,仍然欠著銀行高達700萬元的巨款。 

            陳樹的噩夢只不過是一個縮影,大批中小鋼貿商目前普遍處于困境,一大原因就是國內鋼材市場供大于求。但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,陳樹的朋友,另一個鋼貿商老趙在與記者交談時,說出了另一大致命原因,那就是不做生意玩融資。 

            “2009年左右的時候,很多早期進入鋼貿市場做生意的人都發了,手頭突然有了這么多資金,于是就開始想著玩錢生錢的游戲。 ”他告訴記者,當時在福建,民間借貸的利息很高,達到每個月3%-7%,這也就意味著你借出去一百萬的資金,每個月的利息就有5萬元左右,“這個錢太好賺了,如果你當時沒有參與,那么別人就一定會認為你是傻子。這樣能賺到錢誰還去老老實實的做生意?甚至有人把從銀行貸出來的錢直接拿去做這行。 ” 

            從2008年開始,在信貸資金助推下,鋼貿信貸泡沫逐步產生并不斷膨脹,于2011年達到頂峰。而2011年下半年起,宏觀經濟形勢出現轉折,信貸市場收緊,部分銀行上級行針對鋼貿市場信貸風險加大的情況,調整了原有的信貸政策,對部分存量貸款實行到期收回或壓降,加速了鋼貿市場信貸風險暴露的進程。 

            “從2011年開始,我突然感覺到銀行要求還款的壓力增大,為了還銀行的錢,我立即去找借自己錢的那些人還款,在這其中有些人還了一部分,有些人還不出直接就消失了。 ”老趙說,隨著銀行追款的力度和范圍不斷擴大,直接導致很多鋼貿商資金鏈斷裂,進而波及整個行業,“直到今天,我都還有數百萬元的外債沒有收回,根本就追不回來了。 ” 

         
           鋼貿貸款 令人糾結 
         
            不用抵押,僅憑一張身份證就能貸款300萬元。盡管這只是個案,但也真實反應了當初銀行方面對于向鋼貿企業發放貸款時的 “寬容”。 

            無錫銀監局局長戴玉明曾撰文指出,鋼貿信貸泡沫之所以越吹越大直至破滅,除了市場方及企業主自身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外,各銀行業金融機構,特別是部分銀行亟需深刻反思,牢記“血的教訓”,“當背負沉重考核壓力的基層銀行,遇到能輕松助推完成各項考核任務的“全能型企業”(如鋼貿企業),雙方不免‘一見鐘情’,欲罷不能。 ” 

            而現在,當初犯下類似錯誤的人,已經開始接受懲罰。 

            就在前段時間,有媒體報道稱:今年上半年,江蘇新增不良貸款182億元人民幣,成為同期全國新增不良***多的省份,而鋼貿市場則成為了這些不良貸款的主要集中領域。截至今年上半年,江蘇鋼貿市場不良貸款余額為213億元,不良貸款率為42.3%,較年初上升23.3個百分點。 

            在江蘇的五家大型銀行上半年新增不良貸款中,鋼貿貸款占到55.8%,一直隱藏在幕后的鋼貿問題再次浮出水面,而在這一過程中,先后有約十名支行行長因為鋼貿問題而被問責。 

            一位江蘇省金融維穩辦公室的官員就告訴記者,鋼貿市場的投資者對銀行放貸人員和負責人采取了諸多“軟措施”,有不少人被對方捏住了把柄,“出事的不少銀行人士,多少存在這方面的問題。 ”據悉,工商銀行淮安分行原副行長秦某被查處一案,就涉嫌在與區域內鋼貿市場貸款發放中收取賄賂的情況。而一旦收受了賄賂,那么在批貸的時候,他們自然也就會對一些風險選擇“視而不見”。 

            陳樹告訴記者,在鋼貿圈子里,被人玩得***多的手法就是“一女嫁多夫”。 “比如我有一批鋼材,去銀行進行了抵押貸款。但是鋼材不是不動產,沒有登記編號等信息,那么我拿到了這一筆錢之后,其他人就可以用這一批貨再去其他的銀行再次申請貸款。換句話說,同一批鋼材我可以從不同的銀行那里貸出好幾筆錢。 ”陳樹說,事實上,如果銀行要嚴查的話還是有辦法的,但是在當時的那種大環境之下,很多人走了關系,對方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。 

            “整個市場好的時候當然不會有問題,但價格下來了,那么問題就會成倍凸顯。 ”陳樹說。 

            江蘇多名行長被問責,對于其他地方的銀行來說自然也是一種警示作用。記者從上海某股份制銀行內部獲得消息,他們已經開始加大對鋼貿企業貸款的追討力度。 

            據悉,銀行貸款逾期90天以內被歸入關注類貸款,90天以上就是不良貸款,而銀行加大追討力度就是為了防止關注類貸款轉化為不良貸款。 “如果不提早清收化解風險,一旦不良貸款超過一定規模和比例,支行行長會被就地免職,每月只拿一兩千元的基本工資,專職討債。 ”與此同時,透露這一信息的人士還告訴記者,對于鋼貿貸款,該行早已實行“只進不出”。 

         
        鋼企直供 規模加大 

         
            “為什么當初會有這么多鋼貿企業,即便借著月息5%左右的民間資金也愿意做鋼材生意,原因就在于這個生意實在是有利可圖。 ”老趙告訴記者,幾年前,賣掉一噸鋼能賺1000元,利潤率可能會達到15%甚至更高,“那個時候,不管是哪家鋼鐵生產企業的銷售部門,幾乎從一上班開始就圍著一大批各種各樣的鋼貿商,大家都爭著搶著要貨,只要拿到了貨就等于是賺到了錢。 ” 

            而對于那些能夠獲得大批量鋼材的鋼貿商而言,他們的生意也基本都是朝南坐的。以陳樹為例,2009年之前他每個月從一個客戶那里就能賺到20萬元,“那時候就是坐在辦公室里等著客戶上門,但是到后來,即便雇人出去跑業務也賣不掉多少了,就算賣掉也賺不了多少錢。 ” 

            去年底,每噸鋼的利潤只有1.68元,只相當于一瓶礦泉水的價錢,而到了今年上半年,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,利潤一度降到了每噸只有0.43元。 

            如果說在當初利潤高的時候,鋼鐵企業是不愿意投入人力物力和財力來做市場的話,那么在今天,鋼材利潤已經低到可憐的情況下,他們就不再愿意看著鋼貿商從中賺錢了,由此,發展直供渠道成為了很多大型企業的選擇。 

            據悉,鋼廠銷售模式的這種轉變始于2010年,而今年的力度有了明顯加大。為有效緩解庫存壓力,鞍鋼、河北鋼鐵、馬鋼等鋼廠紛紛在2013年加大直供直銷力度,個別鋼廠已將銷售計劃中的直供比例從40%提高到70%。這其中具有代表性的當屬國內鋼企龍頭老大寶鋼,其生產的產品70%以上直接銷售給大型制造企業,并率先在國內成立鋼鐵業首家電商平臺,“東方鋼鐵電子商務有限公司”。 

            根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2013年上半年鋼材情況統計數字顯示,在重點統計的鋼鐵企業中,直供鋼材銷售增幅******:今年1月至6月份,直供在五項銷售渠道排序中位居第二,占比35.5%,直供的銷售量與去年同期相比,增幅******,增長了11.5%,除長材、板帶材和管材外,其他鋼材的直供增幅******,1月至6月份在銷售渠道中占比高達80%,與去年同期相比,直供占比增幅也是******,提高了4.8個百分點…… 

            然而,據數據顯示,美國鋼企的這個數字則為80%左右,這也就證明中國鋼企在直供這一塊仍然有很大的發展空間。 

            鋼材利潤降低,鋼貿企業大批退出,這導致了企業不得不發展直供的銷售模式,與此同時,在這種方式建立起來之后,企業也不愿意再忍受鋼貿商的壓價、并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賺走原本應該屬于自己的一份錢。這樣一來,鋼貿商們的生存空間就更加狹小了。 
         
        中報好轉 難掩債壓 

         
            產能過剩,這也許是目前導致鋼鐵行業整體利潤下降的一個主要原因。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秘書長李新創說:“一到六月份我們是7.8億噸的產量水平,這太可怕了。 ”產量的上升和市場的疲軟,直接導致了另一個結果,“目前的鋼價回歸到了20年前,大概是1994年的水平。 ”這一句話來自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張長富。 

           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,全國政協委員李毅中列舉了一組產能過剩的數字,首當其沖的就是鋼,“粗鋼產量7億噸,產能10億噸,還在繼續飽和生產。 ” 

            但即便如此,鋼鐵行業中的上市公司,還是在中報時交出了一份比很多人預期要好的業績報表,行業盈利出現好轉。根據華泰證券的研報,上半年鋼鐵行業營業收入、營業成本均小幅下降。從53家重點公司情況來看,受鐵礦石、鋼價上半年小幅下降影響,營業收入和成本情況多呈現下跌態勢,其中,營業收入合計6951.85億元,同比下滑2.06%;營業成本合計6442.12億元,同比下滑3.52%。 

            該機構分析認為:鋼價下行是收入減少的主要原因,不過受益于成本端的降幅大于收入降幅,行業盈利出現好轉。 “從我們監控的行業數據來看,如2013年上半年螺紋鋼、熱卷價格同比每噸分別下降了209元、116元,上半年鐵礦石均價也跌至每噸850元附近,一些企業結合礦價漲跌變動,及時調整原料采購策略,對盈利改善貢獻明顯,如華菱、鞍鋼等。 ” 

            多數鋼鐵公司利潤情況出現改善。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指標方面也有28家企業同比出現了上升,占公司總數的51.85%;盈利同比下降的企業 25家,占企業總數的47.17%,與之前81%的企業盈利下滑相比較,情況明顯改善。分企業來看,物產中拓、中鋼天源、久立特材、武鋼股份、包鋼股份等5家公司的凈利潤增速同比超過30%,韶鋼松山、ST鞍鋼、恒星科技、凌鋼股份和華聯礦業等5家公司同比扭虧,華菱鋼鐵、首鋼股份、山東鋼鐵、杭鋼股份、安陽鋼鐵、新鋼股份和馬鋼股份等7家公司中報仍然虧損,但同比出現明顯減虧。 

            雖然盈利情況轉好,但目前壓在鋼鐵企業身上的重擔卻同樣不容忽視,其中***值得關注的就是鋼鐵行業整體負債情況仍在上升。根據中鋼協的統計,今年上半年中國86家鋼鐵企業的負債總額為3.0189萬億,行業負債率達69.47%。 86家重點鋼廠平均每家負債348.8億元。與之對應的是,這些鋼鐵業上半年利潤總共只有22億元,有35家鋼廠在虧損經營,虧損面已達40%。 

            中國規模較大的鋼鐵企業中,首鋼集團負債2845億元,負債率超過72%;鞍鋼集團負債1742億元,負債率超過60%;河北鋼鐵集團負債2354億元,負債率超過73%;山東鋼鐵集團負債1394億元,負債率高達78.76%;武鋼集團負債1613億元,負債率超過67%;華菱鋼鐵集團負債總額955億元,負債率高達82%。 

            中國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說,也許用不了一年,鋼鐵業第一張倒下的多米諾骨牌,不是產能過剩,而是資金鏈斷裂。 

            中鋼協副秘書長屈秀麗說,行業特性決定了鋼鐵業資產負債率整體偏高。通常情況下,60%-70%的資產負債率都屬正常,但是如果超過了80%,就有問題了。2013年上半年,全國有39家鋼廠資產負債率超過80%,15家鋼廠資產負債率超過90%。而資產負債率在50%以下的只有8家。 

         
        鋼企春天 言之尚早 

            根據中物聯鋼鐵物流專業委員會9月1日發布的相關指數報告,國內鋼鐵行業PMI指數8月份為53.4%,較上月回升0.9個百分點。但這并不意味著鋼鐵企業已經能夠開始準備迎接春天,后期要警惕鋼鐵產能的加快釋放,從而導致市場供求關系進一步激化。 

           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7月份全國粗鋼日均產量環比下降2%以上,連續3個月環比回落。中鋼協******統計的8月中旬全國粗鋼日均產量環比下降1.19%,市場供需矛盾略有緩解。與此同時,從已經披露半年報的鋼鐵業上市公司來看,多家鋼企上半年庫存量同比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。其中,方大特鋼、馬鋼股份、*ST韶鋼等鋼企的庫存量同比降幅均在10%之上,方大特鋼今年上半年存貨數合計11.01億元,較去年同期的 12.72億元,存貨量下降13.44%;馬鋼股份半年報數據顯示,今年1至6月的存貨數量為123.85億元,較去年同期下降12.07%;*ST韶鋼29.74億元,較去年同期下降10.10%。此外,于上周末披露半年報的寶鋼股份,今年上半年存貨顯示為314.70億元,去年同期公司存貨量為349.29億元,今年較去年同比降幅實現9.90%。 

            此外,目前外界對于中國經濟的信心增長,也讓眾多分析機構看好下半年的鋼鐵市場。國泰君安分析師認為,秋季基建投資需求將支撐鋼價繼續反彈,在低庫存以及房地產、鐵路基建等需求的影響下,鋼價在8月底至9月中時間區間內,仍可能由于投資預期轉好而維持高位運行。 

            尤其是下半年鐵路基建的政策出臺,在加強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方面,前期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了市政地下管網、污水處理、地鐵輕軌等幾大重要投資方向,對后期的鋼材有好的預期導向。但在這其中,地方政府資金短缺是限制鋼價上漲幅度的主要因素。 

            但也有市場人士認為,受鋼價7月份以來的回升,國內鋼企普遍生產熱情高漲,近期國內粗鋼產量、企業開工率均開始回升。他認為,7、8月份本是傳統鋼材消費淡季,此輪鋼價上漲,已經有了透支后期價格漲幅的意味,因此對于傳統旺季“金九銀十”到來之后的鋼價走勢,仍然不敢過分樂觀。 

         “我認為,目前的鋼材市場要說已經迎來春天尚言之過早,***多只能說是剛剛準備走出冬天。 ”
          
            來源:解放牛網 新聞晚報

        分分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