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cnm87"></dd>
      
      

      <rp id="cnm87"></rp>
    1. <button id="cnm87"><acronym id="cnm87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2. 
      <progress id="cnm87"><track id="cnm87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  <rp id="cnm87"><ruby id="cnm87"></ruby></rp>
      1.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生產銷售Q345B無縫鋼管,Q345B無縫管,Q345B鋼管,Q345C無縫鋼管,Q345D無縫鋼管,Q345E無縫鋼管,規格尺寸齊全,可加工定做,聯系電話:18906178572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        全國咨詢熱線

        15306351363

       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

        他們都在找:Q345B無縫鋼管,Q345B無縫管,Q345B鋼管

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咨詢熱線:

        15306351363

       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

        經 理:李經理  賈經理

        手 機:15306351363

        電 話:0635-8888201

        電 話:0635-8888391

        傳 真:0635-8888391

        地 址:山東聊城市開發區黑龍江路東首

        鄂爾多斯煤礦陷入停產危機 一噸煤利潤僅幾十元
        作者: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 來源:http://www.superyenihaber.net 日期:2016/12/29 17:13:27 人氣:31
           PPI持續低迷煤炭庫存創新高
          來關注實體經濟的******變化。4月份的PPI數據發布后,曾引發很多市場人士的擔憂,同比下降2.6%的數據,創下去年11月以來的新低,連續14個月為負增長。中國經濟如何恢復增長動力?究竟有哪些實體行業陷入低迷?從今天開始,我們將陸續推出系列報道《警惕實體經濟危機》。
          從4月份的PPI數據來看,采掘工業價格下降8.2%,是下降***多的行業,根據我國煤炭運銷協會統計,2月份底全國重點煤炭企業庫存3790萬噸,和去年同比增加976萬噸,增加了34.7%,庫存積壓非常嚴重。鄂爾多斯是我國動力煤的主產區,當地很多煤礦損失慘重,有些企業已經難以為繼,近日我們記者就趕赴鄂爾多斯進行了調查,來看報道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多個大型煤礦陷入停產危機
          記者來到鄂爾多斯伊旗的一家煤炭企業,這座煤礦投資十二億元,年產三百五十萬噸,在當地屬于中大型民營煤礦。負責人告訴記者,這里2011年9月投產運行,只過了不到一年的好日子,煤炭行情就急轉直下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會計師喬建兵告訴記者:塊煤從530元降到430元
          籽煤從430元降到315元粉煤去年340元降到170元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工程師桂允祥告訴記者:逐漸煤炭價格在下降沒有反彈的時候一點機會也沒給。
          這座煤礦主要以出產粉煤為主,產量約占整體的60%,但是目前的價格,粉煤已經出現了價格倒掛的情況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會計師喬建兵告訴記者:粉煤已經虧損了每噸虧三十元
          記者在這座煤礦看到,一共五個煤倉,每個煤倉儲煤量只有三千噸左右,負責人說,建礦時,他們從沒有想到煤炭能銷不出去。目前,他們只能新開了一個煤場,這個煤場能儲煤五十萬噸左右,現在也堆積如山,存煤量高達四十五萬噸。
          喬建兵告訴記者:再有三兩天煤再賣不出去就停產,現在每天采煤兩三千噸,減產百分之七八十。
          大型煤企:產值十幾億訂單只有幾千噸
          喬建兵說,為了安全考慮,盡量不停產,但是銷量實在太少,對于這個一年產值十五六億的企業,***少訂單只有幾千噸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某煤礦總會計師喬建兵說,2012年以前都是預售款,五百萬一千萬,今年過來金額變小了,一次三十萬二十萬,而且是承兌匯票,過去的話都是現金。
          煤場堆積如山賣不出去只能甩賣
          目前,這座煤礦唯一的辦法只能以價換量。鄂爾多斯某煤礦總會計師
          喬建兵告訴記者:降價銷售要不然稅都交不起了再往后呢不知道了。
          警惕實體經濟危機
          鄂爾多斯:二成小煤礦陷入停產狀態
          煤炭價格跌跌不休一噸煤利潤只有幾十元
          從剛才的報道中我們看到,鄂爾多斯的一些大型煤企都在生死線上苦苦掙扎,而一些小型的煤礦更是難以為繼。這些煤礦底子薄,抗風險能力差,面對這次的煤炭市場的低迷,有些只能是停產或者是以銷定產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裕隆富祥煤礦年產量在100萬噸左右,在當地屬于小型煤礦,記者到達這里時,沒有見到忙碌的生產場景,只有幾個工人和兩臺煤車在工作。礦長桑占福告訴記者,裕隆富祥煤礦主要以生產5000大卡左右的粉煤為主,由于下游電廠需求量急劇減少,目前煤礦處于半生產的狀態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裕隆富祥煤礦礦長桑占福說,礦井現在以銷定產能銷售就生產。
          桑占福帶著記者來到了主井車間,這里的設備全部停止了運行。桑占福說,煤炭價格和銷量******的時候是2011年,每天工作16個小時。但是現在***多的時候開8個小時,一般也就三四個小時。需求量減少,價格自然上不去。以裕隆富華煤礦所產的粉煤為例,2012年4月份的價格還在320元左右,今年4月份已經降到了240元,降幅高達30%,目前,價格還在往下走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裕隆富祥煤礦礦長桑占福說,進入五月份,降了兩次價,二百四十元降到二百,百一,下降二三十元,降賣不出去,本價在一百八九,噸煤也只有二三十元的利潤。
          裕隆富祥煤礦面臨的情況不是個案,鄂爾多斯煤炭局提供的數據顯示,(圖版入)今年1-4月份,鄂爾多斯市銷售煤炭18073萬噸,同比減少1701萬噸減幅為8.6%全市煤炭綜合平均價格為292元每噸同比減少52元每噸減幅為15.1%。目前,占鄂爾多斯市煤炭銷量70%的地方煤礦,也就是民營煤礦,存在不同程度的減產或停產的情況。
          爾多斯市煤炭局副調研員梁永杰說,受市場因素影響,全市21%的地方煤礦停產
          警惕實體經濟危機
          新聞特寫:找活沒有車賣不掉煤車司機進退無路
          在采訪中記者也了解到,目前,鄂爾多斯政府在積極的幫助煤炭企業,另一方面,也對涉煤企業實施收費減免的政策。而除了煤炭行業自身不景氣,貨運也受到不小的影響。(視窗入:)今年年初鄂爾多斯每天汽運車輛達到8萬輛左右,而到了五月,運行的汽運車輛只有2萬多輛,減少了70%。繼續來看記者在鄂爾多斯進行的調查。
          包府路是鄂爾多斯煤炭運輸的主干道,當地人告訴記者,這里以往經常堵車,***長一次達到幾十公里。而現在,在包府路上,只有零零散散的幾輛滿載煤車在路上行駛,在一家小飯店,門口停著幾輛空煤車,記者進去后,見到煤車司機王金柱,聊起目前的情況,王金柱立刻掏出錢來,講起這幾天的收入。
          煤車司機王金柱說,六天剩了835元,出來六天了,連今天都坐了三天了,沒活干。
          見到王金柱訴苦,旁邊的司機也紛紛拿出錢來,說王金柱是收入******的。
          煤車司機說,我只剩二百來元錢。
          煤車司機說,我剩三百不到,同時出來的。
          雖然王金柱掙得是***多的,但依然入不敷出,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他的車是貸款買的,每個月還款大約一萬元,加上油費和吃喝,每月還要四五千元,這樣算下來,不算人工和維修,每天他要收入500元才能還上款,這500元意味著他每天都要拉一車煤。
          煤車司機王金柱說,至少三十趟,現在呢,半個月跑了八趟。
          王金柱的家離鄂爾多斯市還有一百多公里,他說現在他都沒辦法回家,一方面回家成本太高,在這里說不定還能碰到一個活,另一方面,掙得這點錢實在沒辦法跟老婆交代。這個月他是肯定要借錢還貸款了。現在,他每天只能在這個小飯店和幾個同行打打撲克,聊聊天了,對于工作,他能做的只有等待了。
          煤車司機王金柱告訴記者,去年,每晚十二點睡,早上五點就起來了,現在一天二十四小時,至少要睡十八個小時。
          掙錢少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價格。由于現在的活比較少,大家都在爭,價錢也下來了。現在的運價與之前比,低了三四成。
          煤車司機王金柱說,去年八十多一噸,現在四十多一噸。
          王金柱的煤車一共花了四十多萬,折舊以后,***多賣到九萬元。但是按照目前的市場行情,出售肯定是沒人要的。還有十幾萬的貸款沒有還完,王金柱說他現在是進退無路。
          煤車司機王金柱說,現在承包下車了,拴在這上面了,不干,沒辦法。
          警惕實體經濟危機
          鄂爾多斯煤區餐飲:靠煤而興煤衰則敗
          煤炭不景氣,貨運司機沒活干,這也導致了鄂爾多斯的一些煤炭主產區的服務業陷入蕭條,一些餐飲維修等服務業紛紛倒閉。
          鄂爾多斯市納林陶亥鎮附近有三十多家大大小小的煤礦,中午十二點半,正值用餐的高峰時間,記者來到了這里的一家飯館,發現一個客人也沒有。老板李先生是四川人,2011年經老鄉介紹來到這里開飯館,當初就奔著人多,可惜好景不長,只過了一年多的好時光這里就不行了。
          餐館老板李先生告訴記者:前年來的時候******能賣兩千多,好的時候三四千,現在每天只能賣到四五百,五六百。
          李先生這個飯館每年的房租是五萬八千元,他說掙得這點錢都給房東了。由于客人太少,李先生每天只是在附近菜市場逛逛,進些常用的蔬菜。
          餐館老板李先生說,每天一二百,原來有時候一進貨就是八千一萬的,從東勝進貨,現在一般附近買點菜就行了。
          記者也看到,生意慘談的不止李先生這一家,很多飯館都已經關門歇業,有的已經貼出轉讓的告示。李先生告訴記者,有的飯館半年多就換了三個老板
          餐館老板李先生說,你看大中午的到處都沒人,你看哪個飯店有多少人啊。
          李先生說,在這里,就是靠煤,煤好了,什么都好,煤不行,什么都還不行。煤出去怎么都好整煤不出去什么都不好整什么都不行。
        分分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