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cnm87"></dd>
      
      

      <rp id="cnm87"></rp>
    1. <button id="cnm87"><acronym id="cnm87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2. 
      <progress id="cnm87"><track id="cnm87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  <rp id="cnm87"><ruby id="cnm87"></ruby></rp>
      1.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生產銷售Q345B無縫鋼管,Q345B無縫管,Q345B鋼管,Q345C無縫鋼管,Q345D無縫鋼管,Q345E無縫鋼管,規格尺寸齊全,可加工定做,聯系電話:18906178572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        全國咨詢熱線

        15306351363

       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

        他們都在找:Q345B無縫鋼管,Q345B無縫管,Q345B鋼管

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咨詢熱線:

        15306351363

        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

        經 理:李經理  賈經理

        手 機:15306351363

        電 話:0635-8888201

        電 話:0635-8888391

        傳 真:0635-8888391

        地 址:山東聊城市開發區黑龍江路東首

        煤電談判引而不發 電企期待電價政策明朗
        作者:聊城市冶鋼金屬制品有限公司 來源:http://www.superyenihaber.net 日期:2016/12/29 17:39:05 人氣:24
           臨陣引而不發,等待政策落地,成為煤電談判雙方當下的心態。
          電力企業不“著急”
          11月7日,山西省煤炭工業廳下發文件,稱2013年全省煤炭產運需銜接工作即將開始,動員境內煤炭企業做好煤炭購銷合同簽訂工作。昨日,山西******煤炭集團之一山西潞安集團一位負責銷售的人士告訴記者,到目前為止,五大電力集團還沒有一家前來洽談煤炭購銷事宜。“現在政策太不明朗,大家都在等政策落地。”
          按照慣例,現在煤電雙方就要開始接觸談判,以便年底前簽訂好來年煤炭長協合同,并拿著合同到匯總會上落實運力。不過,今年電力企業并不急著拜訪煤企。
          電力企業不急,一則因為電企庫存較多,且煤價五六月以來已經跌去兩成,近期雖有所反彈但乏態盡顯;二則因為電價政策尚不明朗,他們在等配套政策。
          煤價放開無懸念
          多方消息顯示,國家發改委已經在醞釀新的煤電定價政策。這一政策的核心是取消重點合同電煤,實現電煤價格徹底市場化。實際上,早在七八月份,國家發改委已經開始征求煤電雙方的意見。“發改委早幾年前就想放開煤價,只是以前煤炭供應偏緊放了怕電力行業受不了。現在煤炭供應寬松了,煤價上漲動力不足,放開煤價的時機到了,這一點應該沒有懸念了。”潞安集團上述人士說。
          中國煤炭運銷協會副秘書長梁敦仕博士也透露,今年煤電談判長協合同電煤價格將放開。
          本周,環渤海地區發熱量5500大卡市場動力煤綜合平均價格報收641元/噸,較本輪******點8月1日的626元/噸累計漲15元,即4個月漲幅2.4%。此前,煤價跌幅已經超過20%。
          國家能源局副局長吳吟19日在《人民日報》發文,稱近一年,我國煤炭產業形勢驟變,產業發展不容樂觀并提出把防止產業景氣度加速下滑作為政策重心,不輕易出臺索取性政策;并且深化煤炭領域市場化改革,不失時機地推進電煤、市場煤價格并軌。
          據悉,發改委已經將電煤價格完全并軌的改革方案上報國務院。******的電煤并軌方案,本報曾以《電煤價格并軌方案征求意見重點合同將成歷史》為文予以詳細報道。
          電企呼吁配套改革
          不明朗的主要是電價政策。這是煤電雙方臨陣引而不發的背后深層次原因。
          發改委醞釀電煤價格市場化并軌的初期,對電價相應方案未有過多描述。國家電監會人士透露,方案中有幾句話提到了電價改革目標,包括推行競價上網、大用戶直購電和形成競爭性電力市場等。這些表述基本上沒有跳出2002年《電力體制改革》大框架。
          電煤市場化并軌方案征求意見時,中電聯提出:煤電同步聯動,即煤價漲幅達到聯動條件時,電價同步上漲;全額聯動,即取消原方案中電企自行消納30%煤價漲幅的規定;一次性“算舊賬”;另外還應有配套的運力改革等。
          為解決“市場煤”和“計劃電”的矛盾,政府在2005年左右頒布了煤電聯動政策,規定以不少于6個月為一個煤電價格聯動周期,若周期內平均煤價較前一個周期變化幅度達到或超過5%,便將相應調整電價。但是由于煤價上漲過快和CPI高企的壓力,煤電聯動政策實際執行并不及時。此次電煤市場化之時,電企之所以提出完善方案和一次性“算舊賬”即出于此。
          電力企業意見已經向上傳遞。不過,***終的電煤市場化并軌方案都沒出臺。電企仍在等消息。
        分分11选5